<li id="ondul"><object id="ondul"></object></li>
  • <tbody id="ondul"><track id="ondul"><dl id="ondul"></dl></track></tbody>

  • <rp id="ondul"></rp>
  • <rp id="ondul"></rp>
  • <button id="ondul"><object id="ondul"></object></button>

    <span id="ondul"></span>
    現在位置:主頁 > 社會 > 希沃公益行:為被留在大山里的人打開一扇窗

    希沃公益行:為被留在大山里的人打開一扇窗

    作者:編輯 ? 時間:2021-12-03 ? 瀏覽:人次

    01

    前陣子的這條新聞應該很多人都看過,張桂梅被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簡史。

    十二年來,為了讓女孩們走進學校、考出大山,掌握自己的命運,張桂梅校長不但堅定地讓學校免費招生,提供教育機會,還狠抓教學,用不亞于城市學校的標準嚴格要求每個孩子。

    她所創辦的華坪女高創造了很多奇跡,前后幫助一千多名山區女孩考上大學,擁有了更明亮的未來,也讓很多認為山區孩子資質不好的言論都成了笑話。

    這似乎再次驗證了一件事:教育是幫助孩子們走出大山的最好辦法。

    但殘酷的事實是,并非每座大山都有這樣一座學校。

    在有人通過讀書走出大山的同時,總有人被留下來。

    瓦崗鎮嘎窩村的孩子和老師就是被留下來的人。

    嘎窩村是雷波縣下屬,位于四川大涼山的邊緣,藏在深山的深處。雷波縣雷池九年一貫制學校校長李斌說,這里是山的盡頭,前面沒有路可走了。

    李斌住在雷波縣城,每周末開車往返在學校和家中,單程需要兩三個小時。

    車道一側是山,另一側是峭壁,蜿蜒直上,綿延幾十公里,開車需要加倍小心,才能安全抵達。

    學生們不住縣城,也沒有車,他們有的要步行穿過云霧彌漫的山道,去另一座山頭上的學校。

    碰上冬天,濕冷路滑,孩子們沒留神就會摔倒,衣服濕了臟了容易生病,只能折返回去換新的。遲到是常有的事,老師們也都理解,不會多加苛責。

    山里的生活不好過,這是公認的。

    因此,山村漸漸成為荒村。

    當地幾乎沒有工作機會,想賺錢的人只能往外走。

    他們中大部分人沒接受過很多教育,工作選擇也少,多半是送快遞、送外賣,或是去工廠、工地上工。

    等熬上幾年,攢到些錢,他們便會舉家搬去最近的雷波縣城生活,孩子也會跟著轉去縣里的學校,——那里有相對更好的教育機會。

    龍小英因此告別了她的一位朋友。

    他們原本都是雷池九年一貫制學校的學生,在大山里長大。新學期開始時,這位朋友被家人接去縣城上學,或許過年時會回來,也或許根本不再回來。

    孩子們沒有手機,很難保持穩定的聯系。朋友去了新學校,可能會有新朋友,把大山里一起畫畫、一起游戲的伙伴忘在腦后。

    龍小英想到這,有些沮喪,但似乎也有些習慣了。

    每過一年,班上的學生都會變少一點。這是種常態。

    不少孩子隨著父母離開了大山。沒有人敢斷定那樣的生活會更好,但至少也不會更差。

    如今,依舊還留在大山的家庭,基本都是走不了的。就像龍小英這樣,她母親得了重病,父親在外打工,負擔起一整個家庭的生活已是不易。

    他們供給不起在縣城里的生活,便留在山里,自己種田養豬自己吃。

    有些孩子放學后,還要負擔喂豬放牛的任務,柔軟的肩膀上早早承載著家庭的重量。

    比如龍小英的好友蘇艷。

    父母去干農活的時候,她每天中午要記得回家給豬添飼料,再把牛牽去地里幫忙。

    這些事情已是習慣,她不覺得辛苦。

    但相比之下,她更喜歡在學校讀書的時光,喜歡聽老師講課,也喜歡和同學一起談天說地,聊最近聽的歌,與看過的動畫片。

    李斌很喜歡孩子們。但他不得不承認,這里無法給孩子們提供更好的機會。

    他在山里教了二十年書。到雷池九年一貫制學校當校長之前,李斌在雷波縣另一座學校工作。兩間學校物理距離看著不遠,但實際需要七八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視野可及之處,除了山還是山。

    層層疊疊的大山,讓人們的目光無法投射向遠方。

    當我們提到山區學校的時候,很多人腦海里最先出現的或許是破敗的桌椅,與不遮風不擋雨的屋檐,還有孩子們翻得破舊的傳承數年的課本。

    那樣的場面早已過去。

    持續多年的愛心捐助從基礎上改變了這些學校。孩子們有了新的教學樓,有了還算開闊的操場,有了和明亮的教室,甚至有嶄新的音樂美術器材。

    可有些問題無法依靠物資捐助得到補足。

    大山里的學校,最匱乏的資源是人,是優秀的老師。

    雷池九年一貫制學校共有九個年級,一千多學生,共享六七十位老師。大部分老師要兼任不同年級和課程,一個人掰開了當四五個人用。

    這顯然不是長久之計。

    李斌最先想到的是招人。

    去年他提報了一個30人的招聘計劃,縣委書記也積極配合,但效果不佳。

    這里的生活條件不算好。

    日常飲食多以自種的青菜為主,葷菜大多是臘肉,等到逢年過節時才能吃上新鮮豬肉。

    住的房子倒是政府幫忙新蓋的,灰瓦白墻黃屋檐,放眼望去,齊齊整整。

    但糟糕的問題在于,在這生活容易“失聯”。一旦碰上停電,山內外的人就如同被巨大的透明罩子隔開了一樣,無法取得聯系。大山宛若與世隔絕的“桃花源”。

    大山里出門也不方便。從山里開車去縣城要好幾個小時,如果沒有車幾乎走不出去。

    再者。當地很多人只會說傳統語言,外鄉人過來還面臨著語言不通的問題。

    這讓招聘計劃屢屢受挫,有人聽說地點就打了退堂鼓。

    最終,招聘計劃完成率不到三分之一,只招到了8個人,“我們也不敢保證這8個老師到了雷波縣看到這樣的條件以后,是不是愿意留下來?!?/p>

    在他來此工作的一年內,已經有十七八位老師調走了。剩下的,也有快熬不住的。

    今年,好不容易盼來了位生物專業畢業的高材生,但還沒等孩子們熟悉起來,就被縣城高中以“缺生物老師”為由,“借走了”。

    說是“借”,也等不到“還”的時候。

    李斌并不怪他們。他只是為孩子們無法獲得更好的教育機會感到惋惜。

    在某些城市,連幼師學歷都內卷到了碩士研究生,而留在這所學校的老師平均大專畢業,初中部相對好些,有三分之一擁有有本科文憑。

    這些愿意留在學校任教的,基本都是本地人,或是得不到更好機會的人。

    這樣的情況絕非個例?!安皇俏覀冞@個學校的,應該說整個雷波縣都缺,或者說整個涼山地區的鄉村學校都缺...”

    在這里,孩子是被留下的孩子,老師是被留下的老師,他們成為了新意義的“守山人”。

    02

    即便如此,李斌依然希望孩子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

    這種教育并不僅僅是為了應對考試、為了走出去、為了更好的生活,更是希望給孩子們提供精神上的富足,讓他們自我覺醒。

    我以前看過一部紀錄片,講到云南山里的一所中學特意開放了詩歌課,定期帶孩子們出去采風、寫詩、記錄心情。

    有人質疑過那位校長,覺得寫詩是不務正業,畢竟連中高考的作文題目里都常常明確提醒著:文體不限,詩歌除外。學寫詩對分數和考試沒有半點幫助。

    但那位校長說了一段讓我感觸很深的話。他說,“學校811名學生,能考上高中的只有一半?!钡@里未來的主人,恰好是沒能考上的那一半,他們會留在這里繼續生活、成長。

    他不希望孩子們為此感到挫敗,想讓孩子們通過寫詩,重拾活力、生機、希望與自信。他們相信,詩歌或許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命運,但可能改變一個人。

    因為詩歌給孩子們帶來的正是精神上的富足。

    這恰好與李斌的想法不謀而合。

    在這所學校里,音樂、美術、書法等美育課一直是“必修課程”。在家長眼中無關緊要的課程,或許能夠為孩子們打開新的視野,創造不同的人生。

    想法固然很好,但如何落實又是新的問題。

    學校并不缺硬件設備。他們有企業和政府捐贈的音樂教室與美術教室,也有熱愛唱歌、夢想畫畫的孩子,唯一缺少的是能承擔起教育責任的專業老師。

    在很長一段時間,這些課程都是由其它老師兼任。

    老師們本身沒有在音樂或美術方面深造過,純憑感覺上課,教不了什么專業知識。

    蘇艷回憶起以前的音樂課,甚至想不起老師的名字。如果被繼續追問老師教過什么,蘇艷漂亮的眼睛里會流露出一絲迷茫。

    與其說是音樂課,不如說是給孩子們放風休息。老師們只是簡單選著音樂放給孩子們聽,讓他們自由跟唱,權當是娛樂。

    所以,從小喜歡唱歌、有著漂亮音色的蘇艷,從來不知道自己唱歌很好,也并未因此獲得過滿足與自信。

    這樣為教而教,無法讓李斌的期待落實。

    希沃公益行和他聯系,商量搞音樂美術遠程課堂的時候,李斌覺得是個好機會。

    最近幾年,國家和大小企業都在聚焦鄉村教育發展問題,用遠程課堂的技術連接不同學校也成為了優質資源城鄉共享的方式之一。

    在此之前,李斌就了解過相關情況,他向四川省教育廳請求幫扶,申請到了一批電子一體機。隨后,專注人機交互智能應用領域、開發教學互動設備的希沃來到這里考察,又為學校提供了兩臺電子白板。

    設備解決了,還需要解決技術和資源的問題。

    當地的老師們大多能力有限,接觸電子設備少,想要正常使用設備需要接受一定的培訓;而哪里有老師愿意為他們提供遠程教學,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希沃同樣提供了幫助,安排了希沃講師和邀請一線的老師入校給山區老師做培訓。

    第一次遠程音樂課,是廣州市荔灣區少年宮的老師領著雷池九年一貫制學校的學生一起上的。

    隔著一塊屏幕,蘇艷從遠方的老師那里,聽到了專業的樂理知識。

    新的音樂老師告訴她,唱歌不能用嗓子吼,“這首歌是用肚子來唱,先吸一口氣進去然后撐住,像打仗的時候一樣,怎么踢也踢不進去的樣子”。

    跟隨著音樂老師的發音教學,蘇艷感覺自己的演唱變得輕松起來,以前那些夠不到的高音音符,現在好像小精靈一樣,輕巧地從自己的喉嚨里鉆了出來。

    當然,唱得更好只是最表面的變化。

    蘇艷生性靦腆、自卑、甚至有些怯弱。過去,她熱愛唱歌,卻不敢唱歌,生怕被人笑話。偶爾收到了表示肯定的微笑,也只會將其理解為一種善意。

    音樂課上,專業老師的肯定讓她獲得了自我審視的勇氣,她逐漸擁有了自信。她變得更愿意歌唱了,音符好似她的盔甲,保護她也支撐她。

    與此同時,孩子們對外面的世界也有了新的認識。

    過去,他們目力所及之處看到的就是自己想象的未來。他們看到家里的老人在田里奔忙,看見父母為了幾口糧操碎了心。

    他們以為自己會重復這樣的生活,不敢有過多期盼。

    如今,他們似乎可以擁有更大的夢想。蘇艷大膽地說出自己的音樂夢,還有很多孩子給出了讓人意想不到的答案:想成為留下來的人;想成為和李斌一樣的老師......

    李斌對此感到欣慰,卻又多了些擔憂,“我們沒有辦法考慮持續性,因為我們沒有這樣的師資,除非網絡直播課一直開展,一斷掉我們就沒辦法了,教的一部分標準也就沒用了?!毕N痔峁┑慕處熍嘤栒媚芙鉀Q持續性的問題。

    他們邀請到有豐富一線信息化教學經驗的教師前往各地鄉村學校,提供示范課程與教學培訓,傳遞教學的經驗,讓老師們也獲得成長的機會。

    與學生相比,他們要學習的內容更寬泛些。

    如何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如何提升自己的教學能力?課程前后需要做哪些準備?有哪些好用的教學方法?這些都是深山里的老師過去很難接觸到的東西。

    很多知識,他們懂得,卻無法完善傳達給學生,也會讓教學質量大打折扣。

    希沃公益行的“教師成長計劃”給他們提供了幫助,一方面請熟悉產品的講師入校講解設備的基礎功能與操作,再邀請一線、有信息化教學經驗的一線老師帶著鄉村老師一起磨課、交流經驗。

    在資深老師的引導下,他們通過示范課程,漸漸了解到更多教學上的技巧。

    老師們自己也在悄悄努力。

    他們并不依賴培訓,還在主動尋找學習機會。

    孩子們通過屏幕上遠程課時,他們會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拿著紙筆,像學生一樣,認真做筆記。從老師的一言一行中,挖掘值得學習的內容,化為己用。

    孩子們努力成長,朝著夢想靠近;老師們努力成為更好的老師,提供更好的教育。

    這些被留下來的人彼此扶持著往前走。他們的目標如此不同又如此相似:想成為改變這里的人。

    03

    然而,教育從來不只是學校的責任,精神上的富足并不是單單通過幾堂美育課來完成的。

    在完整的培育過程中,家長的作用也至關重要。

    二十年前,李斌剛當老師的時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拿著花名冊去每家每戶逮孩子,給父母做動員工作,讓他們送孩子完成義務教育。

    就像《山海情》里的白校長那樣。

    他迫切地給每個孩子提供獲得教育的可能。

    現在,家長們雖然沒有這么不通情達理,但對教育的認知也相當有限。

    他們覺得讀完初中就可以出去打工賺錢了,沒必要接著讀;他們也不理解為什么需要美術課、音樂課這種美育課程。

    尤其是對女孩子,家長們依舊維持著某些陳詞濫調,想著反正是要嫁人的,學再多也沒有用。

    這種過時的思想給李斌推進教育發展帶來了阻礙。

    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引導父母參與到孩子的教育中來。

    他試著組織家長會,收效頗微。

    當時班上五六十個學生,一大半家長都不愿意出席,個個都說自己有事、忙、在外打工,來不了,最后出席的多半是爺爺奶奶。

    老人家倒是愿意配合,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當地老人很多一輩子都沒出過大山,去過最遠的地方莫過于幾十公里外的縣城,他們從小講彝語,聽不太懂普通話,更別提認字了。

    “孩子放回家去,就像放回家的羊,作業完不成他不知道,他也不管做?!?/p>

    好在還是希沃幫上了忙。他們向大涼山捐贈了一批學習機,家長可以遠程觀察到孩子,并且進行實時互動。學習機就像一座架在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橋梁,給他們提供了彼此了解的空間。

    龍小英拿到學習機的那天,恰好碰上父親回家。

    父女倆頭挨著頭,湊在一起,互幫互助著研究學習機的使用方法,——有了這個機器,父親遠在外地時,也可以通過手機看到她的學習情況,還可以發送小紅花作為禮物。

    這讓小英感到滿足,她覺得自己從父親那里收獲了更多以往見不到的關注。

    小英是大山里少見的性格,大膽、好強、自律,有強烈的好勝心。這或許和她的家庭環境有關,她家里兄弟姐妹人數眾多,她覺得只有足夠突出,才能換取父親更多的關注和認可。

    但父親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到頭不過回家一兩趟,實在沒有太多精力給孩子提供她想要的反饋。小英為此很是受挫。

    希沃學習機的出現銜接起了這個環節。

    她開始習慣把自己的畫發給父親看,把想念說給父親聽。父女倆的溝通漸漸多了起來。父親,不再是她短暫人生中一個沉默的符號,而是成為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帶著溫度的角色。

    在這里,在其它鄉村里,與蘇艷、龍小英相似的孩子不在少數。她們是鄉村孩子的小小縮影,有著懵懂的夢想,卻不知道該如何實現。

    直到科技與公益提供了新的切口,為他們提供了一盞小燈,照亮了前方的追夢路。

    根據一組數據,2021年,希沃公益行累計捐建超過200間遠程錄播教室,覆蓋26省158個地區,累計受益教師達到17406人,覆蓋268256名學生。

    現在,還有更多孩子期待著得到改變的機會。

    我們當然知道,不是改變就會有結果,不是所有的夢想都一定能實現,不是愛唱歌的女孩兒一定能當上歌唱家。但這些夢想都會成為小小的種子,在他們未來的人生中,開出不一樣的花。

    這些花兒終將會落在大山里,讓這座大山變成不一樣的地方,讓留下的人不再是被留下。

    當下的我們,無法預想他們最終會成為怎樣的人、過上怎樣的生活。

    可以預想的是,他們聽過的課、唱過的歌、見過的人都會成為人生的助力,成為他們引導方向的微光,讓未來更明亮。

    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http://www.granhumor.com/a/shehui/2021/1203/70404.html上一篇:上一篇:讓優秀中國傳統音樂聲聲入耳更入心,喜馬拉雅發起公益計劃“大地新聲”
    下一篇:下一篇:沒有了
    free hd 农民工 xxxx_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_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_韩国公妇里乱片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