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ndul"><object id="ondul"></object></li>
  • <tbody id="ondul"><track id="ondul"><dl id="ondul"></dl></track></tbody>

  • <rp id="ondul"></rp>
  • <rp id="ondul"></rp>
  • <button id="ondul"><object id="ondul"></object></button>

    <span id="ondul"></span>
    現在位置:主頁 > 動漫 > 網游將總量控制 游戲研發商“壓力大”

    網游將總量控制 游戲研發商“壓力大”

    作者:編輯 ? 時間:2018-09-26 ? 瀏覽:人次

    騰訊棋牌類游戲“天天德州”的退市,讓不少游戲行業從業者隱隱感到空前的寒冰期即將到來。9月10日,天天德州官網發布公告稱,該游戲將正式啟動退市,并于2018年9月15日-9月25日10:00開啟退市替換/補償活動。

    如今游戲行業的日子并不好過。

    自2018年3月來,決定著游戲命運的版號審核遲遲未開。盡管行業內一再傳出即將重開的風聲,但截至9月17日,仍未見任何動作。業內的焦急等待未等來令人振奮的消息,反而迎來網游總量調控、監管趨嚴的通知。這讓越來越多的圈內人士認為,或許游戲行業即將迎來新的洗牌,重塑游戲行業的時刻到了。

    寒冬將至,重新洗牌的過程難免刺痛眾多中小游戲研發者的心?!艾F在越來越多的中小游戲研發團隊開始考慮撤離?!?月16日,游戲研發者老K向記者解釋到,“害怕會出現白白投入人力財力,卻得不到一分回報的局面?!?/p>

    此外,版號黑市買賣暗流涌動。此前代辦費不到一萬元一個的版號現在叫價10萬-20萬元出售,如果使用期限長,價格可能達到50萬。

    網游將總量控制,游戲研發商“壓力大”

    李翔(化名)最近無比焦慮。

    2018年3月,趁手游行業風頭正盛之際,資深游戲人李翔砸下數十萬元,率領團隊設計研發出一款養成類手游。彼時的李翔意氣風發。在一次團隊聚餐時,他借著酒勁,向屬下宣布,一定能在這個細分市場中賺得盆滿缽滿。

    但半年后,李翔的發財夢變得前景迷茫。

    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的通知。其中明確,實施網絡游戲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探索符合國情的適齡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時間。

    這讓李翔擔憂起來。

    “要想實現總量調控很簡單,控制游戲版號數量就行?!?月15日,行業觀察者郭凌稱,“版號對網絡游戲作用重大,直接決定了游戲能否存活?!?/p>

    郭凌向記者解釋稱,一款游戲想要完成上線運營,需要向新聞出版總署和廣電總局提出申請。首先,廠商需要找出版機構完成初審,再由新聞出版總署完成復批。而如果計劃在游戲中植入收費項目,就必須通過廣電總局的審批,從而獲得游戲版號。

    這意味著,一款游戲是否有收費運營的權利,正是取決于是否獲得版號。否則只能處于免收費狀態。騰訊總裁劉熾平曾公開談及審批凍結對游戲的影響,他稱,“沒有版號的游戲沒有辦法正式變現?!?/p>

    事實上,早在2018年3月,就很少有公司拿到游戲版號。

    “據說是因為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重組,游戲審批主管部門進行調整,導致游戲版號審批一直處于暫停狀態?!惫璺Q。

    李翔同樣沒拿到版號,但當時他對這一情況并不在意,“當時覺得這只是一次簡單的暫停審批,最多隔幾個月就能放出?!钡屗慕箲]不斷加重的是,版號審批的暫停時間越來越長。在隨后的半年時間內,據業界傳聞,除了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2018年3月份所公布的國產網絡游戲審批信息后,再無廠商拿到版號。

    行業人士介紹稱,截至8月底,廣電總局版號審批已暫停了5個月。按照此前廣電總局單月版號審批量約為700款左右計算,這段時間內,游戲行業約缺失了近3500款獲準進入市場的新游戲。

    “沒有版號就不能開放收費模式?!崩钕锜o奈地說,“在沒有其他收入的情況下,游戲全靠網友充值養活。而現在拿不到版號,游戲開得越久,壓力越大?!?/p>

    如今“網游總量調控”的消息,讓李翔感到版號無望?!熬W游總量被調控,意味著新增網游數量也會被控制?!崩钕璞硎?,“如此一來,就算現在網傳版號審核將在年底重新開放的消息屬實,游戲企業要獲得版號的難度依然很大?!?/p>

    騰訊游戲收入環比下降,“吃雞”受困無版號

    監管部門出臺的決定,為行業巨頭們帶來巨大的打擊。

    8月30日游戲總量控制的消息一出,多家游戲相關公司股價下跌。納斯達克上市的網易于8月30日晚間,先行下跌了7.19%.在港股方面,8月31日騰訊控股跌4.87%;金山軟件盤中一度下跌超過8%,收盤跌2.06%.據媒體報道,A股相關公司在8月31日也大幅低開,游戲類公司市值一度縮水近百億元,如果加上網易、騰訊控股、金山軟件,則蒸發了近1800億元市值。

    “政策對行業帶來巨大的打擊,而最能體現行業當前狀況的,正是這些巨頭們的反應?!惫枵J為。

    游戲行業受政策影響,在正式文件出臺前,已隱隱有所預兆。

    2018年8月,騰訊公布第二季度財報。騰訊網游營收252.02億元,同比增長6%,環比下降12.4%;其中智能手機游戲收入176億元,同比增長19%,環比下降19%。

    “騰訊的痛處在于王者榮耀玩家如今不再爆發式增長,而是相對進入平穩期?!庇螒驈臉I者大雷向記者分析稱。

    據伽馬數據統計顯示,2017年騰訊游戲業務營收達到978.8億元,王者榮耀成為推動其游戲業務增長的主因。但在2018年上半年,王者榮耀所累計的流水剛超過100億元。

    “由于沒有版號,騰訊今年力推的另一款熱門手游吃雞,無法進行商業變現?!贝罄渍f,“這對騰訊而言,空有著巨大的流量,卻無法依靠玩家購買道具,以及廣告來進行商業發展?!?/p>

    作為騰訊在吃雞手游上的最大對手,網易此前曾順利獲得《荒野求生》的版號,這也讓這款游戲盡管熱度不如《刺激戰場》,但商業變現能力卻遠遠領先對方。

    一位游戲行業分析師曾對記者分析稱,相對騰訊《刺激戰場》巨大的流量無從發揮價值的局面,荒野求生月流水應在3億-5億元。

    “沒有好的游戲自然無法吸引玩家關注?!贝罄渍J為,“但如果沒有有效的商業運作模式,即使游戲再好,玩家再多,平臺也難以維持?!?/p>

    多位圈內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今游戲行業遭遇到寒冰期。盛大游戲副總裁譚雁峰更是公開評論稱,如今游戲產業面臨“產品、流量、用戶”三方面的荒缺。

    “政策肯定對大廠也有影響,但肯定比小研發公司輕松太多?!崩钕柘蛴浾弑硎?,“他們游戲存貨充足,同時有著巨大的資金底氣??梢园具^這一寒冬?!?/p>

    版號“黑市”:價格從數千元飆漲到20萬

    “如果需要的話,建議趁早拿下,價格可以再談?!?月16日,網友韓林(化名)給記者發來消息。韓林所說的“拿下”,是建議記者買下其手中一款針對MOBA類游戲所兜售的版號資料。

    9月16日,記者發現不少游戲平臺從業者在朋友圈、QQ群等場所打出“出售××類游戲版號,有意者私聊”的信息。

    隨后,記者以“中小游戲研發負責人”的身份,和正在兜售“MOBA類游戲版號”的韓林取得聯系。

    聊天中韓林很謹慎,反復詢問記者身份,并一再咨詢記者所“研發”的游戲類型以及數據。當記者借口稱希望獲得版號,盡早將游戲上線獲利時,韓林透露,自己手中確實有幾個空閑的游戲版號,價格在15萬-20萬元之間。

    當記者表示“價格過高,需要再考慮”的意愿后,韓林催促,“要買就盡快,否則晚了就說不準被誰買走了?!?/p>

    在如今游戲版號審批情況未知,市場總量控制等背景下,不少游戲研發商為了將手中游戲變現,開始打起了“買賣版號”的主意。

    據業內人士介紹,通常一款游戲在申請版號時,游戲研發商所提交的是最初版本的游戲安裝包。但隨著游戲在從測試到正式上線的進程中,需要在內容、名稱等多個方面不斷更新。而按照版號申請時必須“一個版號對應一個游戲名字”的規定,研發商需要準備3-5個版號備用。這容易造成有版號處于“空閑”狀態的可能,而這正是被如今多個游戲研發團隊所看準的“機會”。

    “此前曾找到一個有多余版號的射擊類游戲公司,希望能將團隊所研發的射擊游戲和對方以前的老版號進行‘套用’?!?月15日,曾率隊研發過手機游戲的老K稱。

    老K向記者解釋到,目前監管部門盡管會隨時抽查上線的游戲,但主要審查點在于游戲是否符合原先的安裝包,只要游戲玩法大致相同,游戲內容就能被允許?!笆忻嫔线@么多游戲,被抽查的幾率較低。就算被查到,也只是要求游戲下架?!?/p>

    據了解,廣電總局在移動游戲出版審批過程中不收取任何費用,但不少中間商代辦公司在受中小游戲研發公司委托,對其進行游戲審核代辦時,會收取數千元到近萬元的“代辦費”,隨著版號審批的變慢,以及如今總量控制導致版號更為稀少,代辦公司開始涉足版號交易,價格也隨著政策的日趨嚴格上漲,如今更是達到10萬-20萬元。

    老K同樣感到版號價格的變化。對方公司告訴他,旗下所涉及射擊類游戲的版號,可以按照不同時間段的使用權收取相應的費用,但價格不菲?!捌鸩絻r至少20萬,這還只是使用版號2年時間的價格?!崩螷向記者表示,“如果找到一個符合游戲內容名稱的版號,而使用期限相對更長的話,價格至少需要近50萬元?!?/p>

    最終,老K還是因為版號價格太貴,盤算著自己不一定能收回成本,放棄了。

    韓林向記者建議,如果公司有能力收購業內有版號庫存的公司,也能間接獲得對方版號使用權。

    “只需要變更營業執照,就可以使用他們的版號?!表n林介紹到,但其需要抽取其中15%-20%的提成?!皬拇丝梢圆辉贋橛螒虬嫣柦箲],甚至在退出游戲行業時,還能轉手出租售賣獲利?!?/p>

    巨頭壟斷,游戲投資者不敢輕易投資

    “中小游戲公司稍不注意就可能被淘汰出局?!?月16日,國內游戲投資人蔣偉(化名)說,“本身就面臨著市場被巨頭所壟斷的現實,如今政策的出臺,造成中小游戲公司生存不易?!?/p>

    近年來,游戲圈內龐大的資源主要被騰訊、網易兩大巨頭所壟斷。

    根據游戲工委與伽馬數據聯合發布的《2018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國內游戲市場整體收入1050億元。而按照騰訊和網易財報披露,二者上半年的游戲營收總和高達724億元,已占游戲市場約70%的收入比例。

    這意味著,包括掌趣科技、巨人、完美等傳統手游企業在內的國內上千家游戲研發公司,只能搶奪剩余的30%市場。

    巨頭對市場的壟斷讓中小游戲研發公司壓力巨大,更讓他們焦慮的是,資本風向也發生了變化。

    “沒有資本敢貿然投資中小手游研發團隊?!?月16日,國內一位游戲投資人告訴記者,“現在國內游戲行業監管政策的環境,讓投資圈對游戲投資格外慎重?!?/p>

    巨頭對游戲行業的壟斷,讓這一行業很少能有新游戲公司能通過研發游戲而最終成功上市,投資人無法得到相應回報。更重要的是,如今監管政策的影響,也讓投資游戲公司風險過大。

    “游戲研發時間通常在數月,誰也不敢保證屆時出來的游戲是否符合當時的潮流?!鄙鲜鐾顿Y人表示,“現在監管政策日趨嚴格,誰也不敢保證新生游戲公司的未來到底如何?!?/p>

    蔣偉曾在2018年年初投過3款游戲,但郁悶的是,自己所投資的100多萬元全部以失敗告終。

    蔣偉印象深刻,當時正是吃雞手游火熱之時,業內多家游戲研發公司紛紛推出相關手游。自己也曾先后砸下80萬投資過2家游戲團隊。但很快,隨著騰訊和網易的入場,吃雞手游市場份額最終歸攏在兩大巨頭旗下。其他吃雞類手游以失敗告終,自己的投資也沒有獲得任何回報。

    1個月后,蔣偉再次砸下20多萬元投了一款休閑娛樂類的游戲?!爱敃r申請過版號審核,但因為申請時間往往在90個工作日內,還沒研發完成就遇到版號審核暫停?!笔Y偉說,“現在項目在幾個月前就因為沒錢支撐,而不得不中斷研發了,確實不敢再往里面投錢了?!?/p>

    9月15日,記者在加入的一個有著數百人的手游群里看到,這里早已沒有以往相互技術交流、合作洽談的喧囂。偶爾有兩三人發言,也只是感嘆游戲市場冷清現狀,以及新加入者咨詢何時才能重開版號審核等疑問,但已很少有人回復。

    出海成出路?行業集中度將提高

    “出海已成為最后的出路?!?月16日,郭凌向記者表示。

    早在監管政策出來前,越來越多的游戲廠商為了避開國內市場巨頭的壟斷,紛紛選擇出海。在經過多年奮戰后,如今全球各地玩家手機中,都羅列著多款來自中國游戲研發團隊打造的產品。

    知名數據平臺App Annie在一篇分析報告中表示,全球化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中國發行商重視的戰略,包括騰訊、網易在內,整體中國游戲發行商出海的增速都已經駛入快車道。這與中國手游市場增長放緩的背景不無關系。根據App Annie上半年的全球市場數據,全球5大游戲市場中,中國是唯一一個iOS下載量下降的國家,iOS收入增長也大幅放緩——從83%放緩至2%。也就是說,2017年上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一年時間里,中國游戲發行商在iOS商店內創造的收入幾乎沒有變化。

    App Annie發布的《2018上半年中國移動游戲出海報告》顯示,中國移動游戲發行的海外iOS及Google Play綜合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較2017年同一時間段增長超過了40%,而海外玩家在中國移動游戲上的總支出也已超過了160億美元。中國區iOS游戲用戶支出,在2018年上半年僅同比增長了2%。

    “相對而言,海外市場更容易突圍一些?!敝鋼纛悊螜C手游《僵尸前線》創始人大白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除了沒有太多巨頭壟斷壓力外,海外市場在監管方面,也相對寬松一些?!?/p>

    更為寬松的環境,讓國內游戲研發公司更寧愿選擇出海。據App Annie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分別超過200款游戲突破了百萬的下載量和收入。同時,在2018年上半年期間,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移動游戲已經增至243款。

    “現在海外市場主要分為歐美國家、港澳臺日韓、中東、拉美、東南亞5個區域?!崩螷稱,他也開始準備將游戲發展方向定為出海。但讓他感到擔憂的是,如今市場總量受控的趨勢,讓越來越多的大廠也開始將發展重心向海外市場傾斜。

    “如果大廠入局的話,必然將對我們這些中小廠商再次帶來沖擊?!崩螷很是無奈。

    更多的游戲圈從業者認為,政策嚴管帶來的效果,是游戲會往少而精方向發展,今后手游行業將更加高度集中。

    “這將是一次‘驅趕劣幣’的過程?!笔Y偉分析稱,“游戲行業正在從爆發式增長階段,向穩步增長階段過渡。要想讓行業更有序,必須要祛除劣幣?!?/p>

    據媒體報道稱,截至2017年6月,已有近9000款手游獲得版號。而市場中獲得玩家認可,在市場中流行并獲利的產品數量,遠遠低于此數。

    2017年市場中贏得玩家認可的游戲并不多。騰訊、網易等大廠每年推出的新游戲通常不到百款。即使加上完美、巨人等第二梯隊的游戲,總共也就幾百款。相對9000款這個行業總體產能數量而言,占比極小。

    “很多游戲研發團隊看著市場不錯,就蜂擁進場,但所制作的游戲往往粗制濫造。給行業營造出一種虛假繁榮的假象來?!惫枵f,“控制網游數量對游戲行業整體影響并非傳聞般那么嚴重,反而有利于行業淘汰劣幣?!?/p>

    據老K介紹,今后為了生存,自己不排除以“轉賣游戲產品”、“占股”等方式和巨頭合作。

    “這也是如今中小游戲研發公司未來可能的一個出路?!崩螷說。

    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http://www.granhumor.com/a/dongman/2018/0926/13656.html上一篇:上一篇:斥資1億!觀海策原班人馬打造 《熱血三國之水龍吟》動畫公開
    下一篇:下一篇:沒有了
    free hd 农民工 xxxx_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_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_韩国公妇里乱片a片在线观看